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需要发泄的夜晚
需要发泄的夜晚

需要发泄的夜晚


  夏天很快就要过去了,可天气还是那样的燥热。懒散的夜晚无事可做,约几个相好的一起去吃晚饭,经过楼下的旅馆,那在这长住的业务员正伫立在门口,嘴角上撇着笑,两条细长的大腿被紧蹦的牛仔裤勾勒出很性感的曲线。

  「小青,跟我们去玩儿啊!」我无聊的搭勾着,看她似乎有些犹豫的动了下,嘴里却还在墨迹着:

  「去哪啊?」我上前一手揽住她的腰肢,拥着她向车走去,她挣扎着,却毫无力气,半推半就的上了车。

  我开车在城里转着,那几个色狼兄弟早就按捺不住,上下其手了。我在观后镜子中看到她在两个男人中间被骚扰着,听着她一声声的惊叫。风兄弟的手都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,胡乱的揉捏呢。早就听说这个妞很狂放,嘴里一套套的生意经,骨子里却是一股股的淫荡。想那几个兄弟这么大胆,怕是早就吃过无数次豆腐了。

  车终于到了饭店,找个雅间,我坐进最里面,小青的乳房就贴着我的胳膊坐了下来。风贴着我的耳朵说:「奶子真大…」边望着小青嘿嘿的淫笑。我推开他:「去…去…」三儿也在对面淫荡的笑着,还对着我做着摸奶子的手势,好象故意气我开车没机会下手似的。

  饭吃的挺热乎,有个女的陪着喝酒,酒也下去的很快。小青还很能喝的,难怪做业务。那两个兄弟存心要把小青灌多,可惜没那两把刷子,连喝了几杯就语无伦次了,脸红红的直往那圆鼓鼓的地方飘,恐怕要是挨着小青坐,早就动手了。

  小青的脸也红的厉害,那身子直往我身上贴。她拿起杯子:「来,大哥,」对着我发着媚眼,「干」我拿起来干了下去。小青迟疑着,杯子里的白酒有2两多呢,三儿在边上打着边鼓:「干啊,邪哥都干了」小青抵挡不住,一口喝下去,连声的咳嗽起来,捂着嘴就往卫生间跑。

  我们三个看个那屁股蹿出去的样子,一起笑了起来。「邪哥,一会带她去开房吧。」风给我说。「哪还用开房啊,她那不就开着一间吗?」三儿咋呼呼的说。

  看到我们住口了,还要说,感觉不对,回头一看,小青站在他的身后。我们一起大笑。

  驱车回来,停下车,小青非要缠着我去带她转转。风和三儿不舍的下了车,看的出他们多么的不情愿。可还是把机会让给了我。

  车在夜色中慢慢行驶,小青和我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,说什么都记的得了,感觉很闷很没劲。

  终于在路边停了下来。路上很清净,偶尔才会有一辆车驶过。月光洒下来,能够清楚的看到她嫣红的脸,我忍不住凑上去贴了一下,她的脸热乎乎的,嘴角泛着酒香。她竟然咛呢了一声,我的手便很自然的摸上了她的乳房,隔着衣服轻轻的摸索,她的眼睛闭着,长长的睫毛不时的跳动。她的乳房真的很大,一只手摸上去只能笼罩一半,我的手心滑过她乳房的中间,感受那一点点的挺立。她的身体已经完全酸软下去,我把座放下去,她惊叫一声很快归于平静。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伸了进去,一下就感觉到了那温热的皮肤,她的手挡了一下,无力的又滑落。真实的触摸就是强烈,当她的胸被我完全占有的时候,我忍不住心里赞叹,真是一对极品的乳房,圆润饱满柔软又很有弹性,两个坚硬的宝石镶嵌在中间,每一次的捏摸都使的她的身体战栗似的耸动。

  真是一个好天气,把她的衣服完全的掀开,都不会感觉凉意,她很温柔的被我把上衣掀起来盖在脸上。她似乎很乐意,双手揪住衣怕它掉下来一样。在月光下欣赏这样一个醉态的暴露的身体简直是一种绝美的享受。我把身子移过去,压在她的身上,禁不住用嘴大力的吸吮起来。她轻声的呻吟,使的我的下身迅速的膨胀,坚硬的顶在她的大腿上,我故意移动着,使他对正她的凹处,一下下的耸动。我解开她的裤子,空间太小,动作竟然很费力。向下褪了几次才褪了下来。

  她的身体很配合我,虽然在这过程中我一句话也没有说,但似乎我做的每件事都是她乐意做的。她的手向我的下身抓去,一把抓住了我那硬硬的东西。

  她的小手很柔软,又很灵活,几下就从我的裤子中把那坚硬的东西拿了出来,我似乎都感觉到了乍一暴露在空气中的凉爽。她的腿向上翘起来,用手拿着就往那个地方放。我一次次的调节着身体的位置,真是高难度动作啊,我的左手抓着她的乳房,右手扶着她的腿,那东西在她的小手的引导下终于找到了位置,我下身一用力,她哼的一声,就感觉我的那话儿进入了一个湿润的空间,紧紧的又很湿滑。进入了她的身体,我和她一下都放松了,只把下身紧紧的贴住就万事大吉了。我先是慢慢的动着,一下下的感受着抽插带来的快感,她的喘息越来越明显。

  我的双手抓着她丰满的乳房,用力的冲刺。虽然裤子的阻挡会有一丝影响,但对于那强烈的快感来说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  「舒服吗?」我尽量的把语气放的非常温柔,与之不同的是下身却猛烈的攻击着,她竟然笑了…我更加用力,感觉车都被我的抽插弄的摇晃起来。「快说」「嗯…嗯…舒服…」她好不容易挤出来几个字…我卖弄似的一会用力,一会温柔,一会狂风暴雨,她的乳房更是被我揉捏的不成样子,我抓住靠背,停了下来。「喜欢我快的干,还是喜欢我慢慢的」我挑衅的问她,把她盖着脸的衣服掀开,她张开眼睛,又随即闭上,摇着头。「快说…」我使劲插了两下。她啊…啊的伴唱。「快点…」象蚊子一样的声音…我调整好身体,双手抓住靠背,深吸了一口气,快速的插了起来…。她啊啊,的呻吟着…忽然,大腿上传来一阵剧痛,干,腿抽筋了…那疼痛很快掩盖大脑中的兴奋,我从她的身体里抽出来,把衣服整好,揉着小腿肚子。我望着她苦笑着,她躺着过了几妙钟才开始整理衣服。

  车到旅馆停下。「你还回家吗?」她问我,眼睛里传达着什么,欲火还没消退吗?」我不回家了,去你那凑合一晚上吧,行吗?」小青点点头。

  走进屋里,我就急切的把她压在了床上。「先把灯关掉」「不,我想在灯光下看看你」她不答应可又没什么办法。我这时候才有时间仔细的端详她。她的头发长长的,眼睛很大,鼻子高挑,嘴唇适中,只可惜她的颧骨有些高,失去了美感。我温柔的打开她的身体,经过半个小时前的战斗,她已经对我完全信任。在灯光下,她的乳房更加迷人,虽然上面还残留着我手指的痕迹,她的身体其实是有点瘦,又不叫瘦,只是骨干比较大,肉比较少。她的阴毛黝黑,而且很长,阴唇有点薄。她的屁股不大,特别柔软。我在那柔软上更多揉了几把。

  「看够了没有,快去关灯」我几下把包装解除,顺手把灯关闭,又压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她的手也在我的身上抚摩着,那手不自觉的摸到我的那儿。「刚才那么厉害,现在怎么软了…」她讥笑着,我摸着她的乳房不答话。只是力量加大了点。「啊…你…」我把软东西在她的身上磨蹭,可这玩意就是有的时候不听话,心里越想叫他起来,他越是偷懒。好一会都不能重震雄风。

  我爬起来,把他凑到小青的嘴边,在黑暗中我感觉到了她的迟疑,但我才不容许她拒绝。扶着她的头插了进去,她摇着头挣扎了几下就顺从的吸起来。她的技巧真的不怎么样,不过这样的刺激最是强烈,几下就坚硬了起来,我坐在她的乳房上,感觉着她乳房触碰到我的臀上柔软。她细舔的很认真,也似乎是对这么两好的反映的报答,亲了好大一回,甚至我都感觉姿势有些累了,不过那舒服感真是非常的强烈。我抬起她的双腿,用手对正插了进去,她的淫水这时候已经泛滥成灾了,我都奇怪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欲望,很容易的抽插,摩擦却小了很多。

  我快速的干着,伴随着床的吱吱声。她也不时的呻吟刺激着我的兴奋。房间里不时的响澈着肉体相交的啪啪声。

  这兴奋大概是过于强烈了,我竟然总也射不出来。下身的坚硬插在她的小肉洞中已经没有更多的感觉,只有征服的快感还在鼓动着我一次次用力的进攻。我的手手从她的身下端起她的屁股,抓着那柔软的地方,这样插的更加深,我甚至在手上都能感觉肉棒坚硬的冲击。

  我抱起她的腰,身子后仰过去,她就这样相交着到了我的身上。她很快就进入了角色,一下下的挺动起来。还做着夸张的呻吟。我的手很熟练的把玩着她的乳房,看着她淫荡的表情。她很快就累了停止了动作。我从身下向上插动,这个姿势不是很费力,却很爽,她的上身已经伏在我的身上,两个乳房晃动着摩擦着我的胸口,那感觉真是爽极了。我快速的挺动,越来越快,「能射进去吗?」在关键的时刻我问她,「恩…」其实我问也是白问了,随着她的回答,我已经把子弹全部放射进去,她一下就趴在了我的身上。

  她用纸巾堵住了洞,先帮我把肉棒擦干净,然后才仔细的擦着她的肉洞。擦好了就躺在我的身边。

  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,在这个夜晚和一个刚刚熟悉的人做了一个美妙的爱。总要对她有所了解才过的去,我搂着她,听她讲述着自己的情况。

  原来她刚刚大学毕业,在北京应聘的这个工作,才会跑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。她是河南人,在大学里有一个对象,她把她的一切都交给了他,可是在毕业的时候不得不分手,这也是她找这样一个工作的理由。作业务的艰难和寂寞的情感无处发泄,竟在酒醉后的夜晚遇到了一个同样需要发泄的我。

  「只有一次,不要对别人说,也不要让别人知道」早晨要出门的时候她对我说。

  【完】